雨呀雨!微風細雨,在草地踢踏,在葉縫滾暇。

呀雨!暴雨狂風,如疾珠過盤,如陣鼓狂敲。

我使用了生命的權利,吸一口存在的芬邑。

我自首了生命的脆弱,驚一襲失去的恐懼。

雨呀雨!細雨微風,這樣漫灑,會將我全身漫透。

雨呀雨!狂風暴雨,這般恣暴,會將我擁有吹走。

沒有翅膀,我,可以放且的掃蕩雲切。

得以遨翔,我,迷失無援的倦絕哽咽。

雨呀雨!盤汨似淚滴,

雨呀語!散落又串起。

雨呀雨!勻淨於手心,

雨呀語!逐溫烙痕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 

 末未

 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eKaZbkqfHwJdkEaLX9I_6a3NS24N/article?mid=67877&next=67870&l=f&fid=1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悠遊蓮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